简体 正体
聖人何事欲無言
点击:2147|时间:2014-10-28 16:58:55|[ 打印 关闭 ]|字号:

聖人何事欲無言


 上世紀八十年代,來佛寺還沒有用上自來水,僧眾吃水全靠自己挖的一眼淺水井。每逢旱天,水井中便打不出水來,只能到村子裏去挑水吃。一次慶公去村裏挑水的時候,被一條大狗咬得遍體鱗傷,狗主人聞聲趕來,揮動手中的皮鞭就要抽打這條狗。慶公卻把他攔了下來,說:「狗見了咬我,說明我前世作狗的時候咬過牠,現在牠把我咬了,這個賬就正好了結了,假如你打牠,讓牠心生怨恨,那麼這個怨就還要繼續結下去,我這一身傷也就白受了。」於是向村民找了點麵粉撒在傷口上,又借來針線把衣服簡單縫補了一下。然後還不忘在每隻水桶裏打了半桶水挑回了寺院。

  慶公不識字,除了一句佛號之外,幾乎什麼也不會了,沒有人瞧得起他,別人上殿的時候,他只能站在殿外念佛。寺院裏最髒最累的活都是由他來幹。因為寺院還種有幾畝薄田,所以人們經常會看到慶公挎著籮筐、肩扛鐵鍬到處拾糞。有一次,慶公在一頭驢子旁邊拾糞時被驢子給踢了個跟頭,驢主人慌忙把他扶起,問他傷得怎麼樣?慶公卻說:「我一點事都沒有,你快看看把驢腿給傷著了嗎?」

  一九八七年冬,慶公大病了一場,有位到寺院掛單的遊方的僧人自稱會算命,他說已算出慶公陽壽將盡,對齋堂做飯的人說最好是不要再讓慶公吃飯,也不要吃藥,洗乾淨腸道等死。四天後,王春生居士到寺院去,看到了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慶公,就問他吃不吃飯,慶公說吃。春生居士馬上去找到了海賢老和尚,兩人一個燒火,一個 擀麵片兒,給做了一鍋湯麵片兒,賢公坐到慶公床上,用脊背把慶公扛住,春生居士端著碗一勺一勺喂到慶公嘴裏。慶公一口氣喝了四碗,漸漸緩了過來。春生居士問他還喝不喝?慶公說:「鍋裏若是有,再喝點兒也行。」賢公和春生居士都心疼地痛哭失聲。二人擔心會把慶公撐壞,就不允許他繼續再喝了。春生居士要找那位會算命的遊僧理論,卻又被慶公給擋住了,說:「這都是我自己的業障,不能怪別人。」

  慶公一生默默無聞,沒有留下任何豪言壯語,但是筆者竊自以為:他老一生不念人惡,給人常留改過自新之機,能將慈悲心平等施與異類,若非薩埵王子、忍辱仙人之流再來應化,斷難做得!金剛不壞之軀,得來豈屬偶然?

 (因緣生按)南無阿彌陀佛!末學與慶公緣吝一面,對其瞭解幾屬空白。以上三樁是來佛寺方圓人盡皆知的,末學也曾向王春生大居士親自求證。於是不加修飾,羅列於此。

  末學曾走訪不少上年紀的居士,大家幾乎眾口一詞,說除了經常看到慶公扛著工具種地幹活、拾柴拾糞、修橋補路之外,幾乎沒有其他可說之處。因為老人家不喜歡說話,所以也記不起來他曾經說過什麼。

  末學不肯甘心,與印志法師一道專程趕至慶公出家剃度的羅漢山清涼寺,拜訪了寺院六十九歲的老護法邱國富居士。邱老居士的父親和慶公是同齡人,也算是慶公幼時的玩伴,並且老人家如今還健在。末學問邱國富老居士:「有人在網上傳言說慶公是十九歲出家的,而我在多年前得到的信息卻是他老在十一歲就出家了。到底哪一個是真實可靠的,您的老父親有沒有和您說起過呢?」邱老居士很肯定地說:「我聽我老父親不止一次地說過,慶公剛到寺院的時候還沒多高,還是個小孩兒哪!也就十來歲的樣子。要說十九歲出家,那純粹是胡說。」末學又問:「網上還上傳了慶公的一張照片,說是慶公生前留下的。」旁邊一位居士插話說:「對,我也看到了。好像還是張彩色照片呢?」邱老居士笑了笑,依然很肯定地說:「慶公不可能留有照片。莫說是彩照了,就是黑白照片也不太可能。他們那是不知道慶公當時有多麼艱苦。」當末學問起是否能講出慶公的一些具體事跡之時,邱老居士也為難了,想了好一陣子,只是說:「慶公脾氣好,從不惹人生煩惱。因為他有點兒口吃,說什麼話都說不利索,所以也就不喜歡說閒話了。但是有一點,他念阿彌陀佛的時候不會結巴,所以我就只記得他愛念佛。」

  和王春生居士同村的黨萬堂居士倒是說起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文革前期,慶公被下放到來佛寺旁邊的張莊村參加勞動,就在黨萬堂居士他們那個生產隊。當時萬堂居士還小,喜歡和慶公一起玩,晚上也要和慶公床挨床睡在一起。有一個夏天的夜間,萬堂居士迷迷糊糊地要起床上廁所,卻見慶公在床上盤腿打坐,萬堂居士嚇了一跳,趕緊上前拍打慶公,問他在幹什麼?慶公說:「白天不讓念佛,我趁夜裏念會兒佛。」……

  另有一位王鳳林居士說起,有一次慶公擔了一挑大糞往地裏去,恰巧有一個年輕人騎著自行車迎面駛來,因為車速太快,慶公躲閃不及,一下子被撞翻到了旁邊的水溝裏,大糞灑得渾身都是。沒想到這個年輕人不但不道歉,還大罵倒在水溝裏的慶公擋了他的路。正趕上王鳳林居士扛著個鐵鍬從此路過,一見這年輕人如此野蠻無禮,氣得掄起鐵鍬就要去拍他。躺在水溝裏的慶公馬上連聲制止他說:「不要打他!不要打他!不怨他,都是我的錯。」……

  至於慶公因何不留半點言教,末學想來這或許也算是他老度眾生的另一種大慈悲和大智慧吧!—— 念佛成佛,何須多言?

  古德有禪詩曰:

  聖人何事欲無言?蓋恐因言失本源。

  清淨禪心非月指,糊塗佛法是風幡。

 上淨下空老法師得知慶公的非凡成就之後,大稱難得,歎為稀有,言其成就確為「覺海同慶」!親為題字讚曰:

一生持戒修行,圓滿金剛不壞體;

一心念佛往生,究竟極樂無礙身。

我們宛城碩德聶公振弢教授為其賦詩讚曰:

山亦不高,水亦不深。草自豐茂,木自成林。

來佛禪寺,薰風甘霖。海慶法師,童稚坐臨。

八十二歲,自在息音。坐缸七載,笑面如吟。

肉體不腐,副陽副陰。天高雲淡,唯吾師心



                                                    恭录自新版《来佛三圣永思集》

尊敬的仁者,阿弥陀佛,如果您对来佛寺网站有任何建议,请在以下表单上留言,并填写您的姓名和电子邮箱以便我们回复,点击发送我们就收到了。
您的姓名
您的邮箱
感恩留言

净空法师专集网站华藏净宗弘化网香港佛陀教育协会澳洲净宗学院佛陀教育网络学院儒释道多元文化网

网站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2014 版权所有来佛寺 本站由社旗县佛教协会监督  豫ICP备140236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