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体
非此母不生此子
点击:4786|时间:2014-10-28 16:59:33|[ 打印 关闭 ]|字号:

非此母不生此子

  賢公母親黃氏老夫人,生於清穆宗同治十年(一八七一年),娘家祖居社旗縣朱集鄉茨園村,祖輩都是老實本分的莊稼人。因為父母都是虔誠的佛弟子,所以她從小便斷食葷腥,皈依佛門。十七歲時,黃氏夫人嫁入唐河縣少拜寺鎮草寺村的文家,丈夫名叫文修勤,比夫人長八歲。文家祖上曾是書香門第,家世不凡。不過到修勤公父親這一輩已經沒落,屬於中等小康水平。但是文家世代敬奉三寶的好傳統繼承了下來,所以修勤公父母的善人之名在方圓數十里內婦孺皆知。

  黃氏夫人與修勤公雖是少年夫妻,卻能志同道合、舉案齊眉。黃氏夫人于歸的當年便產下一子(賢公的大哥),三年後又生下一女(賢公的姐姐)。第二個兒子出生後不久,黃氏夫人長了奶花瘡,沒法給孩子餵奶了,出於無奈,只好將兒子送給了一家親戚餵養。

  賢公出生的時候,黃氏夫人二十九歲。文家是大家族,堂兄弟之間大排行,賢公排行在七。黃氏夫人三十五歲又生一子,相貌非常俊秀,堂兄弟間排行在八。小兒子才生下沒幾個月,有位到家裏化緣的道人對黃氏夫人說,小孩子雖然長得英俊,但是在文家卻不能成人。果如道人所言,小兒子一直身體虛弱、多病多災,跌跌撞撞地長到了三歲,黃氏夫人可憐兒子,和丈夫商議後,將小兒子過繼給了一位沒有兒女的表親。

  連年的災荒和匪患,使得這個原本便不太富裕的家庭很快陷入困境。再加上賢公的姐姐患上了當時極難治癒的肺病,更是讓這個已經難以維持的家庭舉步維艱。為了給女兒治病,修勤公賣掉了祖上留下的七畝薄田,和大兒子僱傭給人家軋花、彈花,連年僅九歲的賢公也送給財主家放牛以補貼家用。

  賢公十二歲這年,河南大旱,顆粒無收。僱傭修勤公軋花的店鋪也被迫停業。無奈之下,修勤公只能到毗鄰的湖北隨州去討飯來維持一家的生計,不料遭遇惡匪,客死異鄉。賢公曾說起過,父親遇害那年是四十八歲。父親去世不久,大哥又被抓壯丁的抓去當兵了,再相見已是二十四年之後。緊接著,抱養賢公二哥的親戚家中發生了變故,不得不將已經十五歲的孩子又送回了文家。二哥體弱多病,所以他的回來反倒更加重了家庭的負擔。所幸的是姐姐的病終於治好,並在第二年出閣了。

  家裏沒有了田地,黃氏夫人只好依靠給人家縫補漿洗,得一點微薄的工錢來支撐這個千瘡百孔的家庭。賢公說起多次,母親的手巧,女紅做得非常好,經常熬夜繡汗巾、做繡花鞋,然後拿去賣了換糧食。賢公心疼母親太辛苦了,於是瞞著母親偷偷跑出去討飯,以此來減輕母親的負擔。三個多月後,終於被母親發現了,抱著兒子痛哭了一場,再不許他去討飯。

  朱集街上一位姓崔的飯店掌櫃聽說賢公的孝行之後,甚為感動。於是親自登門拜訪,請年僅十三歲的賢公到店裏幫工,從此家中景況才稍見好轉。

  賢公在飯店幹了五年,十八歲那年,因一場大病而險些喪命。《海會聖賢》一文中曾有記載,此處不再重敘。

  賢公十九歲這年,二十二歲的二哥因病早逝,這令剛剛經歷生死大劫的賢公徹底堅定了出家修行的決心。也就在這一年,被過繼出去的弟弟因為養父母的雙雙離世而只能再返回文家生活。

  賢公辭別母親上了桐柏山之後,黃氏夫人和小兒子相依為命,艱難度日。賢公為報慈母之恩,在山上開荒種地,挖草藥換糧食,然後步行一百多里將糧食背回老家奉養母親。如此九年不斷。

  民國十八年(一九二九年),賢公二十二歲的小弟弟又不幸去世了。母親無人照看,令賢公頗為掛心,於是便勸說母親隨他一起去桐柏山桃花洞常住。這一住就是二十七個年頭。          

  一九五六年,剛過完中秋節,黃氏夫人就對賢公說起要回老家居住。賢公勸說老人家不要回去了,因為家已經不復存在了。但是母親執意要回。再三勸說無效後,賢公收拾行李,陪同母親一起回到了唐河縣的草寺村。安排母親先在村上一位老鄰居家住下後,賢公找到村長幫忙,經村支部同意之後,把生產隊菜地的三間草屋收拾出來,然後和母親一起搬了進去。賢公母子二人一邊在此念佛,一邊幫助生產隊種菜。

  一九五七年七月初四晚上,黃氏夫人自己和麵,包了頓餃子吃過,讓賢公給他的姐姐和一個堂妹捎信,要她們第二天一定回來。

  第二天上午,賢公的姐姐和堂妹都回來了,帶來了一些白糖和罐頭。老太太高興地為她們又親手做了頓餃子,自己把罐頭打開吃了個乾淨,又喝了一大碗白糖水。對大家說:「我今兒中午就不餓了,不吃飯了。」然後去解了小便,過一會兒又說去解大便。回到床上躺了一會兒,自己笑著說:「我再坐一會兒吧!」盤腿又坐了一陣子,然後吉祥臥躺在床上,長出了一口氣,就往生了。

  賢公的姐姐親眼目睹了母親往生的不可思議,所以不久就帶著兒子一起上桐柏山出家修行去了。

  以上便是賢公母親黃氏老夫人一生的簡單總結,全是賢公生前說起,且大部分還有賢公視頻資料可作參照。末學將其平鋪直敘地道來,並沒有加半句議論在裏邊。究其原因有二,一是希望學者能真正設身處地一想,揆情度理三思,而不至於受末學情感的影響;其二是因為末學思量再三,總感覺無論用什麼樣的形容詞去讚歎都顯得黯然失色,僅讓我想起東晉范逵讚歎陶侃母親的一句話:「非此母不生此子!」

  聶公振弢教授作詩讚歎賢公萱堂曰:

  生逢亂世不由身,有子五兮歷苦辛。

  中道眼看兒失怙,孤舟獨掌渡河津。

  自知大限八十六,臥寢中堂別子孫。

  正果終成有孝子,足安淨土好娘親。

(因緣生按)南無阿彌陀佛!文中所記的縣名和鄉鎮名,為了方便大家記憶,都是按照如今所屬而記載,請大家不必太滯。

  賢公之母其實不曾入住來佛寺,所以在淨空老法師提出「來佛三聖」一說的時候,末學曾代印志法師執筆向老法師請教「三聖」之說是否合宜?老法師開示說,來佛寺是一方的代表,不要僅僅局限在寺院內。末學看罷老法師的開示,當下為之心目豁然。馬上想到:佛母名摩訶摩耶,華語義為大幻,因其善演大幻術,常為諸佛之母而得名。……

  菩薩入夢來演戲,為喚沉迷夢中人。—— 鳥窠禪師贈香山居士的一首詩,今附於此:

  來時無跡去無蹤,去與來時事一同。

  何須更問浮生事,只此浮生是夢中。

尊敬的仁者,阿弥陀佛,如果您对来佛寺网站有任何建议,请在以下表单上留言,并填写您的姓名和电子邮箱以便我们回复,点击发送我们就收到了。
您的姓名
您的邮箱
感恩留言

净空法师专集网站华藏净宗弘化网香港佛陀教育协会澳洲净宗学院佛陀教育网络学院儒释道多元文化网

网站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2014 版权所有来佛寺 本站由社旗县佛教协会监督  豫ICP备140236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