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体
千載難遇此僧團
点击:8683|时间:2014-10-28 17:00:24|[ 打印 关闭 ]|字号:

千載難遇此僧團

關於賢公老和尚和海墨法師、海圓法師、體光法師四人一起在桐柏山塔院寺結廬共修的那段往事,為了不致湮滅無聞,末學藉此為之專錄一篇。

賢公生前曾對末學說起許多海墨法師的事跡。但說起體光法師之時,因為賢公習慣稱「印玄」,而末學慚愧,當初並不知道體老的法名叫「印玄」,一直到去年正月,才從賢公生前留下的視頻中得知。若非那些有心的大德們拍攝下這些寶貴的視頻資料,那麼這段堪稱傳奇的公案也只能隨著賢公的西去而就此埋沒了。

海墨法師長賢公四歲,賢公習慣稱其為「大黑老和尚」。其俗家姓方,祖上是南陽巨富,早年父母雙亡,是祖母把他養大的。他曾在日本士官學校留學,做過國民黨三十軍參謀長。最初不信佛,曾拆毀一所寺院作學校,一次在朋友家借宿,信手取《楞嚴經》閱覽,頓覺有悟,於是懺悔前非,將寺院重新修復歸還。不久即入桐柏山禮傳傑公(賢公的師伯,當時禪門有「南虛雲,北傳傑」之譽)出家了。民國二十六年,大黑老和尚的祖母去世了,為報祖母大恩,他結廬守墓三年,每日誦經念佛給祖母迴向。

二○○八年秋,賢公對末學講起大黑老和尚為祖母守墓之事,還是滿含熱淚地讚歎說:「大黑老和尚的孝心那真是感天動地呀!我估計他應該是在守墓念佛的三年中就開悟了。」

一九六四年,大黑老和尚駐錫宜陽縣靈山寺,從此摒棄萬緣,於寺後掘出一個土洞,自號「大黑窟」,居洞內精進念佛。曾兩度感得彌陀放光,預示他往生之期。一九六八年九月二十三日,大黑老和尚告別眾弟子,往生西方。

賢公往生前的四個月,給南陽的居士們講起當年結廬共修的往事時,還讚歎道:「大黑老和尚好辯才,什麼經都會講。」甚至清晰地記得大黑老和尚愛吃煎餅。在場的劉居士問賢公說:「你講過經沒有?」賢公笑著說:「我只會種地幹活,啥經都沒學過,就會念阿彌陀佛。」……

海圓法師比賢公小四歲,俗家姓章,唐河縣大河屯鄉章樓村人。自幼受其姑母影響,很小就立定了弘傳佛法的志向。十三歲禮太白頂雲臺寺傳再法師披剃,十六歲至武漢歸元寺受具足戒。

民國三十三年春,海圓法師四十歲。下桐柏山到北京參學,一去五十餘年,再未歸來。圓師曾在彌勒院和廣濟寺常住,所遭磨難,於此不忍詳說了。

一九七九年,中國佛教協會委派海圓法師到靈光寺守護佛牙舍利塔。當時的整個西山還是破敗不堪、寥無人跡,七十五歲的海圓法師在此孤身守塔、自勞自食,朝禪暮淨、精進不懈。

一九九九年臘月,海圓法師安詳示寂。眾弟子感念師恩,鑄其聖像供奉寺內,慕名到寺院瞻仰者至今絡繹不絕。

提到海圓法師,賢公極力讚歎道:「海圓修行那不是一般的精進啊!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他經常會忘記吃飯、忘記睡覺……」

聽王春生老居士說起,海圓法師給賢公寫了幾十年的信,賢公收到信後都會找王居士唸給他聽。文革後,還是因為海圓法師在來信中及時告知了宗教政策的走向,來佛寺才得以及時重建。體光法師俗家姓袁,河南項城人,生於民國十三年四月。十四歲隻身入唐河縣黑龍鎮的髮山,禮普化寺海山法師披剃。

賢公並未說清當初四人結廬的準確時間,但是末學從幾人的年譜推算得出,大約應是在民國二十九年到三十二年之間。因為在民國二十九年之前,體光法師尚未出家,大黑老和尚正在為祖母守墓。而在民國三十三年春,海圓法師就此去了北京,再不曾回到桐柏山常住。

尊敬的仁者,阿弥陀佛,如果您对来佛寺网站有任何建议,请在以下表单上留言,并填写您的姓名和电子邮箱以便我们回复,点击发送我们就收到了。
您的姓名
您的邮箱
感恩留言

净空法师专集网站华藏净宗弘化网香港佛陀教育协会澳洲净宗学院佛陀教育网络学院儒释道多元文化网

网站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2014 版权所有来佛寺 本站由社旗县佛教协会监督  豫ICP备140236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