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 正体
對面不見阿彌陀
点击:7836|时间:2014-10-28 19:26:24|[ 打印 关闭 ]|字号:

對面不見阿彌陀

供稿人:妙了法師

  師公上海下賢老和尚往生已經一年多了,在這一年中,每當我想懈怠時,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他老對我說的那些極平常又語重心長的話。

  二○○九年,那時師公住在千佛寺。有一次,我去給他老送齋飯,然後我也蹲在他旁邊吃,他看見我蹲在地上吃,表情十分嚴肅地對我說:「不要蹲在地上吃!出家人一定要守戒,要注意威儀,做人天的好樣子,不守戒沒有人歡喜。」

  一個香節的上午,有位女居士纏著我不停地說她家裏的是是非非,說的時間長了,我有點不耐煩了,生氣地頂回了那個居士的話。後來,師公到我的寮房裏單獨對我說:「對人說話不要氣沖沖的,態度要和氣。你這次氣沖沖的,下次他有話也不敢對你說了,你就失去了度眾生的機會,甚至說會斷他的法身慧命。等你臨命終時也會障礙你,不得不注意啊!」我頓時感激涕零,馬上跪下給師公頂禮。

  二○○九年夏天的一個傍晚,天氣非常炎熱,我和師公在院子裏對面坐著乘涼。他老對我說:「出家人不要講究穿,不要講吃,不要攀緣,不要希望別人供養你。人家供養你,你也不能說不要,你接過來放在功德箱裏或是印經書都行,千萬不要用在個人享受上。夏天穿的衣服能遮體就行,冬天穿的不冷就行。吃飯,不管什麼飯能充饑就行了。穿的好了,吃的好了,西方你就不想去了。」接著又說:「啥事都不要求人,啥事都要自己做,你沒聽人家常說『人到無求品自高』嗎?不能給任何人結冤仇,結冤仇就是自己有我執。世上啥都不是真實的,爭東占西,到頭還是一場空,爭來占去,臨死只占一席地。有啥好爭的呢?只要好好念佛,去極樂世界什麼都有。」

  和師公相處時間長了,我發現他老無論行走坐臥,嘴唇總是在微微顫動。二○○九年秋,我和師公一起在地裏刨花生,我看他老一邊摘花生,嘴唇還是在微微顫動,就忍不住問他說:「師爺,你嘴唇總是一動一動的,在說啥呀?」他老說:「阿彌陀佛!」我這才明白,原來老和尚平時都在念佛,從未間斷過呀!

  在我跟師公相處的近兩年當中,發現他老從沒有喝過茶葉,就問他為什麼不喝茶?他說:「喝白開水好,喝白開水簡單,也免得居士們再破費很多錢來供養咱們茶葉。愛好喝茶,也是習氣。白開水一樣能止渴,為啥非要喝茶葉呢?」

  師公不喜歡給別人增添麻煩,自己能做的,他一定不讓別人做,除非自己實在不能做,才讓別人幫忙。衣服破了,他還是帶上頂針自己縫,幹活用的鋸子、斧子、鉗子、扳手他都是自己上街去買。老人家最拿手的是念佛劈樹根。樹根是最不容易劈的了,但是他老有耐心,砸一斧頭念一聲阿彌陀佛,直至把樹根一塊一塊劈開為止。

  還有一次,我陪他老到社旗縣城辦事。他坐在車上喃喃自語說:「輕來輕去的,不要去找在家人辦事。在家居士有在家的工作,出家人有出家人的事,各幹各的。」停了一會兒又說:「出家人,會講經的給人家講經,不會講經的也要給大眾表個好法。我什麼也不會,不會講經、不會誦經、也不會唱讚,就會念佛、開荒種地。那我就表好這個法,要是不表法我早就走了。」

  還有一次,我和師公在千佛寺東邊開墾的荒地裏挖芋頭,有兩個居士看到後也過來幫忙。我往外挖,師公往下摳芋頭上的泥土,因為天氣已經有點兒冷了,老人家鼻涕流出好長。那兩個居士說:「師爺,給您點紙擦擦鼻涕吧。」師公說:「不管他那事兒。」兩個居士和我對看一眼,都笑了。一個居士問他:「師爺您說『不管他那事兒』,那是誰的事兒啊?」師公說:「不知道。」我們又都笑開了。挖完芋頭回到寺院後,師公渾身上下全是泥土,一位居士說:「您老把衣服脫下來,我給您洗洗吧?」師公把衣服脫下來,那位居士接著衣服說:「看看,今天剛穿上的衣服,又弄成這個樣子了。」師公說:「這不是我的。」那位居士說:「剛從您身上脫下來,不是您的是誰的呢?」師公說:「不知道。」

尊敬的仁者,阿弥陀佛,如果您对来佛寺网站有任何建议,请在以下表单上留言,并填写您的姓名和电子邮箱以便我们回复,点击发送我们就收到了。
您的姓名
您的邮箱
感恩留言

净空法师专集网站华藏净宗弘化网香港佛陀教育协会澳洲净宗学院佛陀教育网络学院儒释道多元文化网

网站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2014 版权所有来佛寺 本站由社旗县佛教协会监督  豫ICP备14023605号